学生一晚上100块联系方式

<rt id="mqogq"></rt>
<nav id="mqogq"><wbr id="mqogq"></wbr></nav>
<acronym id="mqogq"></acronym>
  • 新聞中心

    聯系我們

    • 沂南縣恒晟機械有限公司
    • 聯系人:王經理
    • 座 機:18669989202
    • 地 址:山東省沂南縣經濟開發區

   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 > 列表 行業新聞

    一張張煎餅,能改變一個農民的命運嗎

    山東省臨沂平邑縣鄭城鎮油簍村共有36棟兩層別墅、四棟居民樓,而每當過年過節,村里的寶馬、奔馳、瑪莎拉蒂等豪車根本停不開。年收入20多萬的家庭算一般一下情況。全自動煎餅機

    深山農民“收入超越上海”,都因為一張煎餅……
     
     
    一張薄薄的煎餅,真的能掙到一年二十萬嗎? 
     
    一個普通煎餅的售價為4塊錢,每加一個雞蛋或一份蔬菜,增加一塊錢。做一個簡單的算術題:按照每個煎餅賣5塊錢、成本1塊錢計算,李興文一家三個攤位每天至少賣出600個煎餅,每月凈利潤為7.2萬元,一年凈利潤為86.4萬元。 
     
    除去三個煎餅攤、每月1萬元的租金,每年凈收入約為75萬元,每個攤位平均年收入25萬元。這樣的收入水平,且不說千里之外的平邑縣,即使放在“全國平均收入最高”的上海,也不遑多讓。 
     
    沂蒙煎餅改變全村命運,希望下一代有新的發展 
     
    1998年,油簍村的李榮士第一次將沂蒙煎餅帶到了上海灘,沒成想竟改變了全村人的命運:李興文一家六口全都搬到了上海,兒子李德福在上海結婚買房、安家立業;從煎餅攤起家的李明,如今已經是擁有多家餐飲企業、投資公司的億萬富豪。 
     
    不過,通過煎餅挖到人生“第一桶金”的李明,卻不鼓勵現在的年輕人,再去重復攤煎餅的致富路。作為富商投資公司董事長,李明覺得,比起發家致富掙大錢來說,觀念與思想的開化,才是煎餅闖蕩上海灘帶來的最大收獲。“父輩從事這個職業,值得繼承和發揚;但我還是希望下一代有新的發展,通過這個基礎卻開創一片好的事業……” 
     
    沂蒙小山村家家年入幾十萬,住別墅開豪車
     
    平邑縣鄭城鎮油簍村這個看似平靜蕭瑟的深山農村,卻和上海有千絲萬縷的聯系。村民李興普稱:“村里在上海買房子的,有十幾戶。”
     
    2015年上海的平均房價為32555元每平方米,一棟90平米的房子總價約為300萬元;人均年收入約為47711元,在全國所有省市中名列第一。然而,貼著“有錢任性”標簽的上海,人均年收入卻只有平邑縣油簍村的三分之一。
     
    油簍村三面環山、一面臨湖,直到上世紀90年代末,油簍村才有了第一條通往外界的柏油路,路面寬度甚至容不下兩輛汽車同時會車。這個既沒有工廠、礦產,又不具備任何地理優勢的深山農村,是如何在短短20年的時間里,做到“收入超越上海”的呢?答案就是:沂蒙煎餅。 
     
    沂蒙煎餅闖蕩上海灘,煎餅攤年入20萬 
     
    凌晨一點,躁動了一整天的上海,剛剛開始安靜下來。與此同時,來自平邑縣鄭城鎮油簍村的李興文一家六口,準時起床、為煎餅攤開張做著例行準備。這是李興文到上海攤煎餅的第22個年頭,每天凌晨3點,李興文和老伴都會準時出現在地鐵9號線出口,燒旺爐子、支好攤位,等待第一位顧客的到來。 
     
    凌晨4點,第一批顧客出現了,李興文將他們稱為“夜間上班族”。隨著太陽的升起,第二批顧客“上班族”準時出現。李興文的攤位靠近地鐵出口和公交站牌,看中的正是“上班族”這個客戶群體。 
     
    方圓5公里之內,和李興文有關的煎餅攤就有四個:往北20米,是李興文女婿的煎餅攤,往西800米,是李興文妹夫的攤位,3公里之外的紅松路上,李興文的兒子經營的也是煎餅攤……實際上,整個上海市區90%的煎餅攤,都來自平邑縣鄭城鎮油簍村。 
     


    学生一晚上100块联系方式
    <rt id="mqogq"></rt>
    <nav id="mqogq"><wbr id="mqogq"></wbr></nav>
    <acronym id="mqogq"></acronym>